米饭

翻译及瞎画,日常迷茫

【并非善类】【一】 【涵君】

放飞自我,人物ooc,文笔小学生,全片剧毒,废话连篇,画风清奇,人物性格前后似乎有差距,不知道写了什么。

前期涉及贺唐。标题大概和内容无关……

简单来说这篇文就是:渣烂毒烦

正文:

贺涵知道自己并非善类,道德感薄弱,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撰改唐晶的数据,只要可以达到目标。他可以在唐晶的面子上对一位即将离婚的家庭主妇进行勉强的提醒,但却不是应为同情心。

他知道生活在一个古板并且缺失母爱的家庭氛围里,伴随他成长的不仅是对温暖家庭的渴望,还有不易察觉的阴暗面。

那些阴暗面一丝丝的,隐秘的,影响着他的性格,然后,从他的行为中透露出来。但贺涵从未担心过这些阴暗面的失控,应为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总能克制住那些糟糕的部分。


无论是面对谁。


唐晶有一个闺密,贺涵是知道的。说实话,他看不起唐晶的闺蜜,一个依附于丈夫的寄生虫,除了保养皮肤和买新衣服外什么都不懂,时不时还麻烦唐晶。甚至贺涵曾浪费时间怀疑过对方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所以当听到对方面临婚姻危机时,他感觉这差不多是理所当然,意料之中的情况,甚至心里对此有些幸灾乐祸。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她居然会为自己出轨的丈夫开脱,这种神奇的逻辑让他不由得嘲笑了起对方,然而嘲笑结果却是他被怼了回来。后来贺涵想起这段对话都觉得当时自己的智商被罗子君拉着呈跳崖式降低,但这时候的贺涵满脑子只剩下那句“四十岁的古怪老男人”和“浑身上下都有毛病”在回荡。

谁古怪啊!谁老男人啊!谁有毛病啊!

莫名的不满和委屈让他和罗子君吵了一个极度没有水平的架,也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可能的情况下离罗子君越远越好。应为每次争执吃亏的都是他自己。

但事实往往是不遂人愿的,他没办法拒绝唐晶的请求,只能去罗子君家帮忙看人——虽然在贺涵看来只要罗子君不想不开,不拿着菜刀去和陈俊生拼命那就是谢天谢地,难以置信的好了。

最终,在唐晶赶来之前他们还是吵了起来。和往常一样,贺涵憋了一肚子火夺门而去,但当贺涵坐在车里准备离开时却回忆起罗子君的话。

“我爱他们!”

贺涵承认这句话触动了他内心深处对温暖家庭的渴望,他希望拥有这种温暖,一个包含着爱的家庭。

但这不代表他对罗子君已经改观,尤其是她还要作为一个累赘暂住于唐晶家,甚至连和唐晶约好的酒吧之行也应为这个哭哭涕涕的女人而浅搁了,虽然说他并不必须要今天和唐晶去酒吧,但是计划被打乱确实让他不满,而在提出的最佳建议被忽视后更令贺涵烦躁。

他又不是妇女之友,干嘛要管这闲事?虽然他帮忙的目的是让这个累赘早日离开。但仔细想想以罗子君对他的态度目前也不可能接受他的帮助。并且从某个方面来说,让罗子君吃吃苦头也是好的,不然她恐怕还会以为自己是天上的太阳,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呢。想起以前罗子君的阔太太模样贺涵就没由来的一肚子火。

而且唐晶一定不会让她的好闺蜜太惨,只要罗子君自己不是特别蠢。

这个贺涵你们可能真的会觉得渣(:3/)

评论(1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