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饭

翻译及瞎画,日常迷茫

礼尚往来


香帅x少侠(门派自行带入)
 
ooc!文笔渣!超级短!
 
放飞自我!很辣眼睛!不要逻辑!
 
什么?官方剧情?我不知道!我不听!
 
全文大概只有结尾部分才出现了这篇cp的另一个主角。
 
正文:
 
少侠有些懊恼的盯着眼前摆放的酒杯,思考着当初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居然听信了那么不靠谱的建议。
 
几日前。
 
江南某处的茶馆里,有一男一女正谈论着什么。
 
“你说…你想要一个香囊?”女子有些好奇的询问着。
 
男子点点头,若是现在有人经过就会发现他正是最近江湖上名声鹤起的那位少侠。
 
“你怎么突然想到要香囊了?”
 
“就是最近听说你们云梦的安神香囊挺好用的就想要一个呗,你不用管这么多了,闲鹤”少侠看起来有些心虚的做出不耐烦的样子转移话题“大不了下次和你一起去劫狱。”
 
“你…不会是有心上人了吧”那名叫闲鹤的女子狐疑的问道。
 
只是没想到少侠在听到这句话后突然耳尖变得通红,闲鹤心下顿时了然——果然是有心上人了,在联想一下两日后的上元节。不难猜出这个香囊到底是用来干嘛的。既然如此不如帮你一把吧,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笑眯眯的开始下套。
 
“成品的香囊嘛……我倒是不能给你,不过,我可以给你材料,你得亲手做。毕竟那些香囊刚出来就被门内的姐妹们抢完了,这些多余的材料都是我偷偷私藏的。” 
 
“亲手做?”
 
“对啊,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或者我的同门帮你做啊?我们可没时间,而且…亲手做的东西不是更加有诚意吗。”
 
这下总该同意了吧?闲鹤看着陷入沉思的少侠想着。
 
良久后少侠缓缓开口“虽然你这么说,可问题是…我不会做啊。”
 
“……”
 
“……”
 
“…我教你”
 
最终,在经历了千辛万苦后少侠终于做出了一个有模有样和云梦出品相差不大的香囊出来。然后再好友的催促下欣喜的寄了出去。
 
只是,当初有多欣喜,现在就有多后悔。
 
那个香囊虽然一打眼看上去和做的像云梦的一摸一样,但若仔细打量就会发现缝制香囊的针脚略为粗糙,若是云梦姑娘做的定是不会有这些微小的瑕疵的,而少侠当时随香囊寄去的信上却写着是在云梦讨来的。
 
而且,应为少侠刻意算好的日子,不出意外的话那东西正好上元节就会送到,只是,这距离上元节已经过去了几日,但少侠却没有像往日一样收到回信,这让少侠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若只是回信耽搁在了路上也就罢了,若是对方因为自己隐秘的心思而开始疏远就糟糕了。
 
少侠烦躁的喝下杯中的酒水,打算结账离开。这时,一声清脆的鸟叫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那只鸟腿上绑了个信筒,身上还挂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荷包落在他面前。
 
少侠紧张的咽了咽唾沫,取下荷包,荷包上带着的淡淡的香意和那人身上的一模一样,少侠捏了捏荷包发觉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最终他犹豫了一下放下荷包展开了信纸。
 
'小友,前些日子你寄来的香囊我甚是喜欢,劳烦你费心了。'
 
很好,语气正常,看来香帅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少侠舒了口气,紧悬的心放了下去,心情舒畅的把信继续读了下去。
 
'只是礼尚往来,楚某也应回赠些物件给小友,只是在寻找此物担搁了些时日,望小友不要责怪。'
 
少侠放下信,兴致盎然的打开荷包取出里面的物件,接着楞了几秒变猛地低下头用一只手抵住额头。
 
“这位客官,你没事吧?”店小二有些担忧的询问着,生怕自己招待的这位客人怎么着了。
 
“我无妨,你先下去吧。”
 
店小二识趣的离开了,只是临走之前任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看了看那个被少侠紧紧攥在手里来着似有似无的香意的物件。
 
那是一个梳子,上面刻了一个“楚”字。
 
End
 
注:
 
1. 上元节。即元宵节,就是古代的情人节
2. 香囊。有点定情信物的意思,但意义上也不止定情信物(所以少侠才敢送啊。
3. 梳子。结发同心,以梳为礼。送梳子在中国古代有私定终身的意思。
4.感谢亲友的客串

评论(2)

热度(40)